維權律師黃樂平化療副作用被人在網上指責私吞志願者的津貼補助。近日,黃樂平表示,他以侵犯名譽權為由將該微博的發佈者——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員張甲田訴至海澱法院。張甲田本人則否認微博辱罵律師一事。
  京華時報記禮服者劉曉旭
  ■微博爆料
  律所私吞志支票貼現願者2000元津貼
  2013年4月10日,“阿卡_有女朋友”發微博稱,前幾年畢業時,CCCLE(中國法學會法學教育研究會診所法律教育專業委員會)招募志願者,“聽秘書說是4000塊錢每月,我就從西安跑到北京來,見了著名的維權律師黃樂平,他告訴我每個月只給發2000。我問秘書怎麼回事,黃樂平律師解釋說我聽錯了,次日告訴我不適合他們所”。之後,該網友再次轉發微博稱,CCCLE每月給所里打4000塊錢,就是給志願者的,“結果律所還商務中心要從中吃2000啊,所以什麼有名的公益律師之類也不過是爛婊子”。據悉,微博部分內容包含辱罵律師黃樂平的言辭。
  隨後,黃樂平本人轉發微博並詢問該網友身份。4月15日,“阿卡_有女朋友”回覆稱,其是中國政法大學2009屆畢業生張融資甲田。當時的微博截圖顯示,該網友個人資料填寫為畢業於中國政法大學,工作單位為某法院。
  ■律師澄清
  4000元津貼包括社保公積金
  黃樂平介紹,2010年5月,經他人推薦,張甲田來京應聘義聯CCCLE公益法律服務志願者,當時CCCLE項目組給予志願者的津貼補助為每月4000元。根據義聯的管理制度,志願者津貼總額包括工資、社保、住房公積金和獎金等內容。扣除社保、公積金等費用後,張甲田若被錄用每月可以拿到2000多元,“但是他理解為義聯只給他2000多元津貼,這中間他存在誤解”。黃樂平稱,考慮到對方在待遇方面較為計較,最終沒有錄用,此後雙方再無聯繫,直至張發佈有關此事的微博。
  據瞭解,上述微博發出後,義聯官方微博已於4月18日公開發佈《關於義聯CCCLE公益法律服務志願者補助津貼的明細》澄清,並聲明張甲田所發有關律所私吞志願者津貼的信息不實。《明細》中引用《CCCLE公益法律服務志願者項目三方協議書》款項稱:志願者在兩年的服務期內,享有約定的各種津貼,包括生活補助、社會保險、租房補貼以及CCCLE規定的其他待遇,志願者的各種津貼由義聯按照CCCLE項目組的預算按年支付。
  本月27日,CCCLE項目組負責人清華大學法學院陳建民教授證實了黃樂平的說法,“我們只是向義聯提供預算,具體津貼如何管理和發放由義聯自行決定,但是津貼總額會保證全部用於志願者”。
  據黃樂平瞭解,張甲田目前系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的一名工作人員,“一名學法律出身的公職人員公開在微博發佈不實消息,還公然辱罵他人,完全是沒有法律意識和法律素養的行為。學法知法,卻玩法犯法,是我最痛恨的行為。另外,義聯也並非律所,而是公益機構”。
  黃樂平表示,張甲田公開辱罵其本人並散佈虛假事實,相關微博已經截圖並公證。目前,他已以侵犯名譽權為由向海澱法院提起訴訟。
  ■被告表態
  曾與黃樂平發生過爭執
  12月26日,張甲田接受京華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,他目前是四川省高院的一名行政人員,並確認在2010年參加了義聯CCCLE公益法律服務項目志願者的面試,同時稱面試時確實在津貼補助上曾與黃樂平發生過爭執。但黃樂平對此否認,稱面試時只是介紹情況,不存在爭執的可能。
  “當時黃說律所有管理規定,新進律師一個月拿2000塊錢,如果一個新人拿4000塊錢不利於管理。”張甲田稱,因知曉志願者薪資由CCCLE項目組資助,每人每月4000元,便認為義聯做了手腳,後來將此事告知項目組負責人,“但第二天黃樂平否認前一天面試的說法,說我聽錯了,沒有錄用我”。
  接受採訪時,張甲田否認曾使用“阿卡_有女朋友”的賬號在微博上發佈相關信息及辱罵律師,“我不清楚微博上的消息,需要去瞭解一下”。針對上述微博中所述內容與張本人經歷頗為吻合的情況,張甲田表示自己曾與多人說過此事,可能是他人所發。
  記者發現,“阿卡_有女朋友”已更換微博名等個人信息,而涉及義聯及黃樂平的有關信息也已被刪除。  (原標題:法院職工“網上罵律師”吃官司)
創作者介紹

melbourne

iwtqjodgvhe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